首页 玄幻 永夜神行

第八十六章 解决

永夜神行 古羲 3713 2023-02-27 12:34

  美女荷官立刻领会,微不可察地点了下头。

  “哈哈,你们别说啊,这黑光宗教确实有用,今天我去受礼,说我今天运势好,你看,这钱不就来了嘛!”

  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大笑道,身边有秘书般的婀娜美女,帮其剥水果送到嘴里。

  他大笑着手掌在美女身上狠狠揉搓了一把,似乎要抓住什么好运,随后继续道:“快,快,发牌!”

  “什么运势,我才不信,下把你就没那么好运了!”旁边有人黑着脸,显然输了不少钱。

  “老李,怎么还急眼了,昨天你赢钱的时候我说什么了?”肥胖中年人笑道。

  黄浩笑了笑:“既然常哥运气好,咱们下把赌个大的怎么样?”

  “那就梭哈!我就不信他还真能赢!”旁边的老李立刻说道,一脸阴沉和不服。

  常哥本来还在犹豫,见他这么说,不禁笑了起来:“行啊,谁怕谁,既然老李这么不服,今天我还就吃定你了!”

  “没必要吧,还是慢慢玩吧。”

  有人犹豫。

  “行啊,我奉陪。”有人却直接将筹码推了出去,添上一把火。

  很快,牌局再开。

  牌局上的气氛也变得比较凝重,毕竟是梭哈局,富豪身边陪同的美女都不敢吭声,也不敢递水果,生怕打扰,毕竟万一输了,也许他们会成为第一个撒气桶。

  “A!A!”

  常哥目光瞪大,搓开最后一张牌,当看到黑色的尖尖时,整个人都激动了,将牌狠狠甩在桌上:“同花顺!!”

  其他人看着他甩出的牌,都是怔住,表情凝固了。

  黄浩错愕。

  紧接着一股怒火涌上,他看向那美女荷官。

  他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将她今晚剁碎了拿去喂狗!

  “靠,老黄,你们是在局我呢?!”

  旁边老李拍桌而起,勃然大怒,说好联手做局,结果是局中局,他才是被坑的目标?!

  “你想多了,哪有什么局,别输不起!”常哥大笑起来。

  啪地一巴掌,旁边另一个添柴加火的人起身一巴掌,抽在美女荷官脸上,怒道:“你他妈会不会发牌,信不信老子跺了你的手!”

  常哥连忙道:“欸欸,别输了牌打人啊,打狗还看主人呢,你问过老黄没,再说了,人家美女怎么不会发牌了,我就说了我今天运势好,你们非不信邪……”

  黄浩脸色难看,只能强笑。

  “老黄,给我个说法!”老李怒瞪着黄浩。

  黄浩脸色难看,心想你是脑残吗,我现在能给你什么说法,是手下不中用,难道我要当常哥的面给你解释?!

  “老李,别激动,钱输了下次还能再赚……”黄浩只能强笑安慰。

  但就在这时,陡然一个东西砸在桌子上,滚动起来,将牌都染红。

  众人怔住,明晃晃的灯光下,他们看到是那个抽打美女荷官的人的脑袋。

  表情带着一丝错愕和迷茫。

  众人不禁看去,便看到那人的尸体喷涌鲜血,倒在了桌上。

  “啊!”

  美女的尖叫声顿时响起,黄浩等人也是错愕,瞪大了眼睛,便看到那美女荷官手指上沾满鲜血,表情诡异地看着他们。

  黄浩心头一震,瞬间想到某个恐怖的东西,墟!

  但……

  墟出现了,为什么墟兽警报器没响?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大富豪赌场外,街道路边。

  许深坐在外面的露天桌边,吃着烧烤,同时看向赌场。

  随着赌场内传出的刺耳尖叫,许深啪叽一声,将肉串撸掉。

  “开始了么……”许深静静看着。

  墟兽警报器被他潜入破坏了,墟现身狩猎时他们才会意识到,墟已经在身边了,但这时,墟已经开始捕猎。

  随着尖叫声,赌场内逐渐混乱起来。

  有不少朝外面冲来,仓惶逃窜。

  还有的人抱着自己的筹码,跟赌场里的人拉扯,想要趁火打劫。

  “那边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火灾吗?”

  这烧烤店外坐着吃喝的男女,都是一脸惊异,起身观望。

  “这间赌场一晚的营销额,至少几十万吧……”许深轻叹,跟自己的税收相比,这损失太大了,不值得啊。

  躁动在持续,越来越多的人逃出,没多久,许深在里面看到一道熟悉身影,竟是黄浩。

  他居然幸存了下来。

  许深有些意外,但也没感到惋惜,选择这赌场,只是因为他想给黄浩一个深刻的印象,如果顺带杀死了他,那就当给其他饭局上的人一个深刻印象。

  对方活还是死,他不关心。

  此刻,黄浩逃出赌场,却没有离开,而是跟其他人一样站在远处围观,一脸紧张。

  许深感到奇怪,对方应该知道是墟作乱。

  他看向通讯器,等张丽瑶发来紧急求助。

  时间在缓慢过去。

  一刻钟后。

  忽然一辆黑色武装车疾驰而来。

  许深看得一怔,这是墟秘局的车辆。

  难道是吸引来了局里的斩墟队?

  很快,车辆下来一人,身材削瘦,看上去40出头,他刚下来,黄浩如看到救星般迎了上去,随后许深便看到这人取出破墟装置,进入了墟界。

  “单人行动?外援?”

  许深微怔,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  难怪他们敢退出名单保护,原来不愁没人处理墟。

  这么说,他十万购买的墟,白费了?!

  许深眼神变得冰冷。

  没多久,那中年人从墟界中退出了,赌场内的骚乱明显也逐渐平静下去。

  许深直接起身,跟老板结账,径直朝正在交谈的黄浩跟那中年人走去。

  “多亏了徐哥,真是太凶险了!”

  “好说,收钱办事,咱们规矩照旧。”

  “嗯嗯,徐哥辛苦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正在寒暄的徐烽忽然住口,转身看去,见到一个身穿作战服,外面穿着外套的少年走来,他有些疑惑。

  “许老弟?”

  黄浩看到许深,不禁一愣,他怎么来这了,是张丽瑶那婊子通知的吗?不对啊,自己没给她传讯……

  在他思量间,许深的目光越过黄浩,看都没看他一眼,对眼前的中年人道:“你是先前2队的副队长?”

  他从罗华那里知道,那位副队长姓徐。

  跟他的姓有点读音相近。

  “你是那位新来的2队成员?”徐烽此刻也明白过来,不禁眉头微皱,对方反应这么快?难道正巧巡逻到这里?还是说……

  “我说他们为什么都退出保护名单,原来是有人背后撑腰。”许深笑了起来。

  徐烽脸色微变,平静地道:“朋友你误会了,我在这里镇守太久,跟他们都成朋友了,我只是出于朋友的立场来帮忙。”

  “朋友么……”许深笑了笑:“以后他们都找你帮忙的话,这里也不需要人坐镇了,或者说,前副队长你想一个人坐镇两个区?”

  “许老弟,你误会了,我只是听说徐哥刚好在附近,情况危急就……”黄浩连忙道。

  “我没让你说话。”许深看向他。

  黄浩一怔,不禁瞪大眼睛。

  前两天宴会时,他感觉这少年明显非常稚嫩天真,很好拿捏,脾气也好,只要表面客气,对方脸嫩,就不好意思撕破脸皮,结果现在才多久,居然学会翻脸了?

  “许老弟,你这话有点不太礼貌了。”黄浩脸色微微沉了下来。

  许深瞥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,而是看向徐烽。

  “抱歉,他们信赖我,我也没有办法,毕竟这年头赚钱难,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,他们想省点钱也很正常。”

  徐烽凝视着许深的眼睛,嘴上歉意地说道,但脸上却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。

  他来处理墟被许深当面撞破,想伪装也难,许深敢直接出现挑明,再说别的都没意义。

  “想省钱的确正常,我想赚钱,应该也很正常。”许深笑了笑。

  徐烽说道:“那就希望你执行任务时多赚点吧,祝你好运,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许深点头,目送他上车离开。

  等黑色武装车嗡鸣消失在街尾,许深也转身走了,没有停留。

  黄浩愣了愣,看到许深招呼都不跟自己打一下,知道这人是彻底得罪了。

  他脸色变化了一下,但很快便冷笑一声,得罪又如何,斩墟人员虽然可怕,但还不敢肆无忌惮杀人,毕竟有城邦守卫局,而且自己姐夫也认识别的斩墟人员。

  他还有很多的人脉,都掌握权势。

  他们可不是普通人,死了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