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永夜神行

第一百九十五章 酒会(求订阅月票)

永夜神行 古羲 5817 2023-02-27 12:34

  许深拉住秋千的绳索,微微摇晃。

  梅芙嘻笑着坐到了秋千上,随着许深晃动,在秋千上摇摆起来。

  “已经稳固了……”许深喃喃自语。

  又继续摇晃了几下,似乎在试探秋千的牢固,随后许深松开,回到了床边。

  他掏出高级净墟剂注射完,随后检查了一下房间周围,确认没人暗中窥探,才在房间里练剑。

  剑速层层递增,剑影追赶,许深在试图让剑影重叠,但仍有不小差距。

  次日。

  许深再次收到薛海甯的消息,询问修炼的事,许深见今日无事,便跟她相约好地点。

  没多久,一辆豪车驶入到许深楼下。

  许深收到通讯,下楼来迎接,看到薛海甯从豪车上走下来。

  “这位是?”

  等候在楼下的张丽瑶看到许深迎接的美女,有些愣神,后者冷若冰霜,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气息,明显地位非凡。

  她心中有些小小吃味,同时有种危机感。

  虽然许深屡次拒绝她,但至少许深身边没有出现过别的女人,她还有机会上位,但现在,她有种巨大的疏离感,忽然间意识到,自己跟许深相差的距离,太过遥远。

  后者的圈子,注定会接触到许多出色的女人。

  “朋友。”

  许深简单说道,旋即邀薛海甯上楼。

  张丽瑶嘴唇咬住,望着二人的背影,只能暗暗跺脚。

  等进入房间,薛海甯打量一眼,道:“这是你居住的地方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许深随意道:“我们在墟界里修炼吧,别把我的房间破坏了。”

  薛海甯神色冷淡,对这些细节没有在意,随着许深一同遁入到墟界中。

  “开始吧。”

  薛海甯看着许深。

  许深见状也没多说,二人都是话少的人,开门见山反倒更好。

  墟力涌动,许深直接释放墟力,在她面前凝练成丝线。

  随着墟力不断交织、压缩,变成纤细的丝状,薛海甯的瞳孔早已开启墟眼,在认真观望,等看到许深周围蔓延的墟丝,如海藻般飘荡时,她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她忽然间注意到,许深能够成功的秘诀在何处。

  精神力!

  那墟丝中蕴含着极其强盛的精神力!

  “原来如此,非凡的精神力掌控,才是能操纵这些墟力细丝的原因……”薛海甯目光闪动,心中不禁涌出信心。

  在精神力这块,她自认不会输给许深。

  毕竟……她的‘金色演奏厅’能力,就是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支撑啊!

  薛海甯闭上眼,开始操纵墟力。

  许深见到对方闭眼,当即也停止了演练,没有打扰,只是静静站在一旁。

  墟力缓缓流淌出来,薛海甯在全力掌控,利用精神力专注在墟力上,试着将其分离、凝练、扭转在一起。

  但说来简单,实际操作起来,她立刻便感受到阻碍跟艰难。

  第一条墟丝凝练的很顺利。

  第二条墟丝也很顺利。

  第三条……

  第四条……当凝练到三十多条时,薛海甯发现自己前面凝练的墟丝,在缓缓的崩溃消散。

  这时她感觉自己的精神力犹如两只婴儿手掌,十根手指头全都握紧,但手里的墟丝已经抓满了。

  想要再抓取墟丝,就需要舍弃手里的。

  薛海甯睁开眼,看到身边飘荡的墟丝,数十条墟丝如绳,飘荡在半径一米内,浮动得有些萎靡。

  墟丝的厚度跟数量,都远远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,跟许深的没法比。

  单靠精神力还不行?

  薛海甯皱起眉头,她的精神力算是非常强悍了,如果她都不行,许深又是怎么做到的?

  “秘诀呢?”薛海甯询问道。

  “慢慢多练就熟练了。”许深无奈说道:“我再给你演练吧。”

  薛海甯闻言也只能同意。

  看着许深将墟丝一根根搭建,薛海甯仔细观察,这次她没有心急,而是看着许深将整个墟丝领域全都构成,才开始行动。

  看完整个过程,薛海甯也再次看出一些眉目。

  许深的墟丝相互牵绊,相互借力,如蛛网般彼此交织,也许这样能省力一些?

  薛海甯当即闭眼再次尝试。

  这次她没有心急,试着慢慢搓捏墟丝,将墟丝凝练到更细小的程度,随后控制墟丝编织,如织布般交缠在一起。

  很快,第一次交缠失败,墟丝打结,最终彼此融合。

  薛海甯继续尝试第二次。

  失败。

  失败。

  时间在修炼中缓慢流逝,等薛海甯终于慢慢搭建出一小块墟丝后,她感觉自己的墟力已经消耗到所剩不多了。

  但尽管如此,薛海甯的心情却颇为不错,她看到了曙光,继续练下去的话,她相信很快就能成功。

  “怎么样?”

  许深询问道。

  薛海甯脸色恢复冷冽,淡然道:“还不错,确实有点巧思,再过几天我应该就能练成。”

  “厉害。”许深不禁感叹,果然比自己天赋强的大有人在。

  他无法看到墟力,虽然不知晓薛海甯的进度,但看到对方如此说,便信以为真。

  眼见天色不早,薛海甯墟力耗损太多,也没再多待,跟许深道别后便下楼返回。

  等薛海甯离开后,许深也遁回到现实中,他给自己注射了高级净墟剂,随后便继续练剑。

  那些各方势力送来的礼物,许深暂时收下,没有使用。

  包括那颗黄金苹果。

  许深没有在浓雾里寻找到黄金苹果,没有参照对比,因此不敢冒然食用。

  另一边。

  返回到家里的薛海甯给自己注射完高级净墟剂后,随着墟力恢复,便再次关门修炼起来。

  原先她想要七天练成,但她现在感觉,只要加把劲,三天就行。

  对许深那种郊区的土著要几个月,但对她来说,三天足以。

  她很期待三天后自己练成,会看到许深怎样的表情?

  随着墟丝凝练,她身边逐渐搭建出一片半径半米的蛛网,墟丝细小,如头发丝般,她的精神力在快速消耗,墟力也在大量消耗,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补充一次。

  转眼一夜过去。

  薛海甯神色疲倦,今日她没有继续去找许深,该掌握的她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,只剩下熟练的问题。

  她继续闭门修炼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回禀大统领,夜莺区的海棠兄弟会,组织内有六位二态,在夜莺区是一流势力,背后似乎也有内城的人做靠山。”

  通讯器内,大莉莉给许深汇报先前调查的情况。

  “海棠兄弟会经营的东西较多,但大多都是违规物品,如麻毒、黑粉等等,专门收割那些富二代的腰包。”

  许深微微点头,这是一个偏向于地下的组织。

  追光会跟白昼帮这种,都属于黑白通吃,有正规的商营资格,却夹带私货。

  而海棠兄弟会却是纯走地下的线路,但表面也有大人物掩护,而之所以寻求到他头上,多半也是想借用他的蚁后亲卫身份做掩护。

  将先前送礼的各方势力情报都听完,许深心中也有数,没什么值得特别在意的,虽然这些势力地位都挺强,有的甚至不弱于追光会,但也仅此而已,即便拒绝了,也不会得罪不起,毕竟不是像反内军这种,比违禁还要隐秘的存在。

  结束通讯,许深继续练剑。

  没多久,通讯再次响起,拿起一看,是李美娜传来。

  许深接通,得知是局长有事,探了一下口风,似乎跟上次的事有关。

  许深有些无奈,只能穿衣过去。

  柳积川看到许深颇为热情,笑着询问了几句上次的事,主要是问许深对艾琳娜的印象,许深对那小姑娘倒没什么坏印象,相反印象不错。

  只是,他明白自己走的路,注定跟这样的女孩背道而驰。

  他不想将身上的泥点,沾到太多人身上。

  听到许深对艾琳娜印象还不错时,柳积川笑着当即邀请许深再次出门,说让他陪着去参加一场酒会。

  酒会里会有不少大人物,许深本想推脱,但听闻是阔展人脉,便答应下来。

  “来。”

  柳积川对李美娜示意。

  李美娜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一套西装礼服递给许深。

  “穿上,参加酒会,总不能老这么绷着一身破外套。”柳积川笑着道,如慈祥地老父亲。

  许深心中暗叹,接过西装换上,但里面有作战服,导致这西装传在身上仍然有些古怪,并不合身,只能解开纽扣披着。

  “咱们是去参加酒会,又不是去打架,这作战服可以脱了。”柳积川笑着道。

  许深保留了底线,坚决摇头。

  柳积川见状也只能任由许深了。

  三人来到酒会,里面有诸多豪富跟一些组织的高层。

  这些人看到柳积川,都笑着上前迎合碰杯,柳积川也将许深引荐了出去。

  得知许深就是黑光墟秘局里的大队长,又荣升为蚁后亲卫,这些人一时看待许深的目光,比看柳积川都热切。

  许深也见识到,真正的关系结交,无需低头哈腰。

  只需站在那里,就有接不完的名片跟笑脸。

  在酒会中,许深再次见到了艾琳娜。

  她一身浅紫色长裙礼服,看上去如花丛中的蝴蝶,干净而美丽,他的父亲受邀而来,跟柳积川寒暄的同时,柳积川让艾琳娜带许深去熟悉酒会,给他们创造机会。

  见到柳积川如此卖力,许深也有些无奈,但看到艾琳娜那单纯的模样,又不忍拒绝,只能陪着她在酒会里到处游走。

  “艾琳娜,这是你朋友吗,怎么打扮这么古怪?”

  酒会中,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圈子,小辈有小辈的活动区,艾琳娜带着许深来到自己的朋友身边,许深的装扮顿时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。

  “许哥哥是墟秘局的战士,随时要杀敌,所以才会这样。”艾琳娜立刻给朋友们解释道。

  众人看到许深背后的剑柄,都有些好奇,其中一个少年似乎倾慕于艾琳娜,看到她对许深如此亲昵,颇有些吃味,想跟许深借来剑耍耍。

  许深微笑着拒绝。

  虽然他年龄跟艾琳娜他们相仿,只大一两岁,但许深看待这些家伙却有种看小朋友的感觉。

  稚嫩而天真。

  “我学过剑术搏击,拿过8段的证书,可惜我是家里的独子,没机会参军,不然咱们倒是能较量较量。”少年神色倨傲,说话间瞥向艾琳娜。

  许深莞尔一笑,道:“既然是独子,说话做事就要小心些。”

  “哼,伱在教我做事吗?”少年听到许深一副长辈的口吻,有些不爽,年龄都差不多,你在装什么?

  艾琳娜立刻道:“许哥哥也是为你好,你别这么容易生气。”

  少年气得有些脸颊涨红:“我才不是容易生气的人。”

  “你们说剑术搏击8段,跟参军的人相比,谁更强啊?“其他人颇为好奇,都是少年心性,有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。

  他们对许深的身份不了解,对墟秘局也知之甚少,只将许深这类人都当做参军的士兵、军人。

  在大多数人受到的教育中,郊区外的边界之墙,都是由战士守护,抵御着墙外的异族。

  “比划一下就知道了。”有人起哄道。

  少年傲然看向许深,眼神似乎在说,你敢吗?

  “这里是酒会,别把东西打翻了。”艾琳娜连忙道。

  “没事,外面的花园里也能较量。”少年看向许深:“我会谦让一下的。”

  许深看了一圈他们的表情,知道这件事很难随口言罢,他想了想,拿起旁边的餐刀跟铁筷,这酒会上除了配备筷子外还有餐刀。

  一些西蒙族从小善用餐刀,因此是为照顾他们而准备。

  许深将铁筷跟餐刀拿起,轻轻掰弯。

  随后递给少年。

  少年愣住,旁边起哄的几人也都张大了嘴,一脸不可思议。

  很快,少年回过神来,脸色一阵变换,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,我也行。”

  说完便去拿起另一份铁筷跟餐刀,使劲力气,微微咬牙,才用力掰弯,尽管不如许深那么轻描淡写,但也引起一阵欢呼。

  “厉害!”有人鼓掌道。

  许深笑了一下,随后将掰弯的餐刀跟铁筷,用双手合拢,揉捏了几下,便揉成一块铁球。

  少年呆住,他不服输地咬牙同样使劲揉捏,但忽然低呼一声,急忙松手,掌心被划出一道血口,原来是被餐刀给划伤。

  其他人见流血了,急忙让他去包扎,少年愤愤地离开。

  等他离开后,其他人看向许深的眼神明显多了几分崇敬,能将铁筷跟餐刀揉成铁球,这已经是非人力量了。

  许深笑了笑,只当是一件小插曲。

  这时旁边忽然有端着一叠酒杯的服务员走来,高耸的酒杯忽然歪斜失衡,就要撞在艾琳娜身上。

  “啊!”

  众人惊呼,脸色变形。

  许深眼疾手快,急忙拉开艾琳娜。

  哗啦一声,酒杯全都挥洒落地,玻璃遍地,酒水也溅在几人礼服上。

  服务员脸色煞白,急忙低头道歉。

  这里的声响引来一些人侧目,立刻有主管模样的人小跑过来,急忙训斥了服务员,随后给几人赔礼道歉。

  许深看了一眼那服务员离开的背影,眼眸闪动了下。

  这时,他耳边听到梅芙传来的“哼”声。

  许深回过神来,低头一看,怀里的艾琳娜满脸通红,呼吸急促。

  许深连忙松手,只是表情有些沉静。

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