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永夜神行

第六十章 面具

永夜神行 古羲 3165 2023-02-27 12:34

  “你找谁?”

  “我来治疗手臂。”

  “有预约么?”

  “1号。”

  “嗯?”

  研究所里,白褂中年人看到许深报出的号,不禁看了他胳膊一眼,眼底忽然流露出一丝同情,道:“是璃姐的号,我带你过去吧。”

  很快,将许深带到璃姐门口。

  敲门,里面传来璃姐的声音。

  白褂中年人眼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,将许深的身影送了进去。

  “是你啊,我说那老柳条怎么会找我挂号呢。”

  杂乱的房间里,璃姐靠在躺椅上,脑袋向后仰倒,以180度的视角看到了进门的许深,她立刻转过头来,脸上露出一抹戏谑。

  许深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,老老实实地道:“璃姐,我来治疗手臂。”

  “上次让你转正时来我这里一趟,你为什么没来?”璃姐穿上高跟鞋站起,顿时有种压迫感扑面而来。

  许深挠头道:“搞忘了。”

  璃姐看到他这憨厚的模样,心中的怒气不禁一窒,转而轻哼道:“姐姐说了要送你一份礼物,多少人想要都休想,你居然说忘了!”

  许深讪讪一笑,道:“璃姐别生气,是我的错。”

  璃姐挑了挑眉,看到许深道歉的态度如此端正,她心中的怒气再次消失了一半,道:“算了,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,过来脱衣服吧。”

  “脱,脱衣服?”许深错愕。

  “废话,治手不脱衣服怎么治?”璃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:“又不是让你脱裤子。”

  脱裤子……许深有些惊悚。

  但不敢再惹怒对方,乖乖将上衣脱去。

  璃姐打量一眼,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看来锻炼得还不错,过来坐吧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许深老老实实过去。

  “怎么受伤的?”

  璃姐的手掌在许深的脸颊上仔细抚摸起来,表情专注而细心。

  许深轻咳道:“那个,我受伤的不是脸。”

  “别废话,问你什么就说什么。”璃姐喝斥。

  许深吓得一跳,只能老老实实地道:“斩墟时受伤的。”

  “废话,你们这些人除了斩墟时,还能自己摔跤受伤么,我问的是斩的什么墟。”璃姐没好气道。

  “我也不认识。”许深只好含糊道。

  “还好没伤到脸……”璃姐一脸心有余悸:“不然的话,我可懒得给你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躺好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许深乖乖躺下,有些紧张地道:“手臂能治好么?”

  “小伤而已,别说是姐姐我了,就算是外面那些杂鱼,也能给你缝合好。”璃姐漫不经心地道。

  这么称呼自己的同事不太好吧……许深心中暗暗苦笑。

  “睡一觉吧。”璃姐将一个小红瓶递给许深:“喝下去,就会感觉不到疼痛。”

  许深将信将疑地喝下。

  很快,一阵困意袭来,他撑不住睡着了。

  看到许深昏睡的模样,璃姐嘴角微微弯起,凑到许深的脸颊上端详凝视,用手轻轻摩挲,自语道:“皮囊就是要好看才行啊……”

  她手指顺着许深的颈脖抚摸,就在她想要进一步行动时,忽然颈脖处传来一阵寒意。

  就像有某种凉飕飕的感觉袭来。

  这种感觉……是墟?

  璃姐蓦然转头,墟眼开启,却看到房间没空无一物,只是杂乱的物品。

  是错觉?

  她皱眉。

  梅芙静静站在她身边,虽然二者的身材相比,梅芙相对娇小,但此刻璃姐坐在手术躺椅前,梅芙的身影显得有些居高临下。

  她脸上依然挂着笑容,只是眼眸却闪烁出一些危险的光芒:

  “这是我的猎物哦……”

  她的手指在璃姐的颈脖处轻轻抚摸,似乎随时会握紧。

  璃姐感觉到后颈像有什么东西摩擦,这一次她感受非常清晰,是真实的感觉。

  她有些悚然,转头四处张望,却没看到任何墟的身影。

  “难道有最深处的墟经过……”璃姐瞳孔微微收缩,表情有些僵硬。

  片刻后,那种摩挲的感觉消失,她紧绷的身体慢慢放缓了下来。

  再次看到手术躺椅上的许深,她却没了兴致,脸色变幻不定:“最近墟事频繁,那些大家伙都出来了么……”

  想到种种可能,她心情有些低沉,沉默了半响,帮许深飞快完成了手术治疗。

  手术工具在她的指尖如灵巧的活物,快速穿插在许深的手臂间,等骨骼矫正绑定后,切开的表皮被她缝合得几乎只有浅浅的线痕。

  等线被吸收就会彻底愈合,不留痕迹。

  做完这些,璃姐叫醒了许深。

  许深睁开眼,感觉知觉逐渐恢复,他看到璃姐的背影在旁边,诧异道:“好了?”

  他看向断掉的手臂,发现恢复了正常模样,不像先前弯曲。

  “暂时别活动,一周后差不多能康复。”璃姐的声音传来,只是没先前那么轻柔玩味,多了几分平静。

  许深早就习惯璃姐捉摸不透的性格,也没觉得奇怪,目光扫去,看到脚边坐着的梅芙,后者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
  许深目光毫无变化,保持空洞地转移了过去:“多谢璃姐。”

  “这东西你拿着。”璃姐转身,丢给许深一个黑色面具。

  许深接过,愣道:“这是?”

  “墟兵听过没,这个就是。”璃姐踩着高跟走来,用手指挑起许深的下巴,道:“给我保护好你这张脸,别破相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许深有些震惊。

  既是震惊璃姐的出手之大方,也是震惊送这墟兵的理由之奇葩。

  “这墟兵能提升你的感知,视觉、嗅觉和听觉,还有少许的防御作用,能保住你的脸。”

  璃姐收回了手掌,潇洒转身:“在斩墟时机灵点,别那么轻易死了,天生墟力者可不多见,老柳条有栽培你的意思,你也要争气,黑光局将来兴许就落在你手里了。”

  短短几天内,收获两件墟兵,许深有些受宠若惊,局里对自己的看重,超出他的想象。

  “谢谢璃姐。”许深道谢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璃姐挥手。

  许深起身穿上衣服,再次道谢,然后离开了房间。

  “这家伙,体内流淌的墟力这么浓厚,快要接近极限了吧,看来吸收的频率很高呢,老王也算后继有人了,我也差不多能安心离开了……”璃姐望着关上的门,喃喃自语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小子,你手里的面具哪来的?”

  离开墟兽研究所时,门口酣睡的王大爷忽然收起呼噜,凝视着许深道。

  许深一愣,道:“璃姐送我的。”

  “她居然……”王大爷怔住,脸色变得有些复杂,深深看了许深一眼:“小家伙,那你可要保护好这面具,别搞丢了。”

  “这是墟兵,我当然会保护好。”许深说道。

  王大爷轻呵一声,道:“这可不只是墟兵……算了,她居然会将这个给你,你好好珍惜吧,滚吧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许深有些无语,转身离开。

  “小丫头,你真的心死了吗,江家的鬼月面具居然随便给底城人,这可是承载着你们江家曾经的辉煌荣誉,就要这么糟蹋黯灭了么……”

  王大爷望着许深离去的方向,眼神沧桑,叹息自语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