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永夜神行

第二百三十八章 镇压

永夜神行 古羲 5385 2023-02-27 12:34

  黑光教,总部。

  总教位于黑光区最繁茂的路段,希林广场的尽头。

  庄严肃穆的大教堂巍峨矗立,尖耸的塔立式结构,让整个教堂都显得神圣伟岸。

  教堂西侧是城邦守护所,东侧是兰德商会,这是黑光区豪富组建的商会联盟,据说掌握着黑光区80%的财富,手握无数资源。

  而教堂坐落在中央,占据最大的地理优势,吸引无数信徒前来朝拜。

  由此,也能看出黑光教在水面之下的浑厚实力。

  尽管是夜晚,希林广场依然灯火通明,因大雪的关系,路上的行人减少了不少,但依然能看到一些情侣、豪富搂着情妇,从街边的奢侈品商店中走出。

  随着一行人的到来,街道上欢快的气氛顿时被覆盖,连路灯似乎都黯淡了。

  在路中央散漫游荡的行人连忙避让到路边。

  一辆豪车的车门打开,刚准备下车,忽然又缩回了脚,将车门拉上。

  一条拴在蛋糕店门口的狗正在冲广告牌上的猫低吼,但忽然察觉到什么,转头看了一眼,立刻缩在了拴着自己的电线杆后面,不敢再叫。

  而那只与狗对峙的炸毛野猫,也像受到惊吓般,猛地跳跃蹿走。

  街上一对情侣正在亲亲我我,十分陶醉,忽然男方听到什么,睁眼望去,正好看到迎面走来的一行人,瞳孔猛然收缩。

  随后顾不得亲热,急忙拉着女友避让到一旁。

  女友没反应过来,惊叫一声,等踉跄着被拖到路边,才甩开男友的手掌,恼怒地道:“跑什么,他们谁啊,路又不是他们家的,为什么要让他们?”

  男方急忙捂住女友的嘴,心惊胆战地道:“路就是他们家的。”

  望着那群人从面前经过,男方几乎屏住了呼吸,尤其是女友说话时,他隐隐看到其中一个身高近两米的魁梧身影,冷冷地朝这里瞥了一眼。

  男人感觉如坠冰窟。

  等这群人走远后,他才感受到心跳,手掌捂住的女友也愤怒撑开了他的手掌。

  男人看着女友愤怒的目光,苦笑道:“不光是这路,这整条街,都是他们的,以后见到他们离远点,否则要大祸临头!”

  女人看到他一脸败犬地悻悻模样,错愕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男人没再理会,只是跟街上其他人一样,注视着那群人的背影。

  “什么日子,六位红衣主教居然凑在了一起。”

  “这是要翻天的节奏吗?”

  “主教前面的那个年轻人是谁?”

  ……

  大教堂内。

  教堂里的职务人员收到消息,还留在教内的信徒都遣返了回去,此刻教堂的信仰大厅内,空空荡荡,极其广袤。

  祷告座椅如镜像般延伸至远方,教堂四周的墙壁石柱都是精心雕刻,处处透露着庄严肃穆的氛围。

  礼堂的中部位置屹立着两尊神侍雕像,是黑夜女神的仆从,司甤奥(ao)和伊艾。

  祂们的造型是一男一女,分别掌管着生殖和贞洁。

  此刻,许深坐在教堂中央的传教椅上,静静等待。

  皮鞋清脆的声音在地板上哒哒作响,从四面八方传来,转眼间,整个教堂内变得拥挤了起来。

  收到5位红衣主教的讯息,整个黑光教的各部骨干成员都连夜赶来,至于那些基层人员,还没有资格出席这样的重大场合。

  离许深最近的是5位主教。

  随后是率领修士队伍而来的大司祭、神父。

  黑光教的教职划分为五层。

  最高是教皇,也被称作圣父。

  其次是主教,可称其代号,或是红衣主教统称。

  再其次,则是大司祭。

  红衣主教便是从其中挑选而出。

  大司祭都是初态极限,且对教内忠心耿耿。

  仅次于大司祭的便是神父,同样是初态极限左右的战力。

  再往下便是修士长,总院修士等等。

  而在最底层,便是教内基层信徒和修士了。

  此刻来到教堂内的骨干,最低都是修士长级别,穿着统一的黑光教修士袍,其中还有修女长。

  有些修女长掌管着黑光区附近乡镇的修女院,在这里虽不起眼,但在一些乡镇内,却是土皇帝般的存在,权利极大,镇长都要给几分薄面。

  望着坐在传教椅上的陌生面孔,前来的众多骨干皆是面色惊疑。

  他们收到消息,教皇的职位会有变动,难道说,是传承到眼前这个年轻人?

  看到前面的五位主教,众多骨干虽然惊疑,但没敢说话。

  许深则静静打量着各部到来的骨干,黑光教主要是六部。

  主教部、神职部、圣事礼仪部、修会部、圣音传播部、秘书部。

  其中,秘书部门人员最少,主要是传达教皇的旨意,也是离教皇最近的部门,战力最弱,地位最为特殊。

  其次,六部中以主教部为首,战力最强,由薛煤掌管,担任部长,即便是其他部门的主教,也要受限于薛煤的管理。

  因此,薛煤背后还有另一个称呼。

  大主教!

  虽跟其他人同是红衣主教,但地位要高出些许。

  其余四部,都有一位主教掌管。

  如神职部,便是老杜所管理。

  修会部,负责管理各大修道院,修女院,由梦主教掌管。

  许深的目光逐一扫过,各部站立的位置泾渭分明,他目光微动,道:“圣音传播部呢?”

  杜明转头看了一眼,眼神略微闪烁,低声恭敬道:“回教皇,已经通知了他们,可能他们集结有点慢……”

  酒馆老板名为石雷,听到杜老头的话,冷哼一声,道:“看来是‘通知’的不到位了。”

  许深手指轻轻敲打在椅子上,轻声道:“我要知道情况。”

  “要不,我亲自去看一眼?”青年模样的梦主教小心翼翼请示许深,相较于其他人,他对许深的敬畏最盛,毕竟他是亲眼见过那间小屋的人……

  许深微微点头,算是应允。

  梦主教暗松了口气,当即身影一晃,遁入墟界,从众人眼前消失。

  这对二态来说习以为常的穿梭能力,但在其他骨干教众眼中,却是独属于二态才具备的超凡力量。

  令人向往,也令人谄媚。

  望着寂静的教堂,许深能听到不少骨干教众压抑克制的呼吸声,显然,这份安静给不少人带来压力。

  他神色自如,带着几分胸有成竹的从容不迫,缓缓起身。

  这一刻,许深感受到无数的目光凝聚在他身上。

  什么叫万众瞩目?

  那就是身边的所有人,所有的目光,全都凝目注视在自己身上。

  这一刻,自身的所有细节,包括呼吸,似乎都被放大了无数倍,犹如暴露出缺陷,心态较差的话,会感到局促,不安。

  但许深的表情依然从容。

  即便他当众打个喷嚏,他也会神态自若,不会感到紧张和窘迫。

  强者以自身为贵。

  自身的一言一行,便是强权,便是绝对。

  毋庸置疑。

  即便是错误的。

  这便是……威严!

  “前任柳皇因身体不适,传位于我,今日起,我便是新任教皇,也是……诸位所效忠和信仰的王!”

  许深目光沉静,声音不急不缓,一字字传出。

  眼神随着他的话,慢慢流转到每个人的脸上。

  置身万众目光之下,仍有俯视青天的睥睨气势。

  这一刻,众多骨干都是脸色微变,有人惊怒,有人惊骇。

  先前虽然听闻到消息,但毕竟没有证实,而此刻却是亲眼目睹,亲耳聆听。

  刹那间,不少人将目光投向那前面的四位主教。

  却看到他们的背影一动未动,对此事……没有丝毫异议!

  一时间,许多人都明白了什么,大局已定,黑光教已经悄然变天了!

  “汝等,可有异议?”

  许深的声音漫不经心,轻缓而淡漠,随着他的眼神,飘荡在众人脸上。

  如此从容闲庭的六字,让教堂内愈发寂静了下来,犹如死寂般。

  “没有异议!”

  短暂的停顿下,杜明审时度势,率先蹲下行礼表态:“吾等愿守卫长夜,誓死追随教皇陛下,捍卫神教的荣光!”

  旁边,身高如熊的酒馆老板也蹲了下来,单手捂胸,虔诚低头:“吾等愿守卫长夜,誓死追随教皇陛下,捍卫神教荣光!”

  紧接着是旁边的毒蜂少年,身为蜂王主教,也迅速单膝跪下行礼。

  随后,是凝聚众多目光的薛煤。

  在一道道目光下,同样单膝跪下。

  “吾等愿守卫长夜,誓死追随教皇陛下,捍卫神教荣光!!”

  随着薛煤的跪下,他背后的主教部骨干中层,全都跟随跪下,刹那间,虔诚宣誓的声音响彻教堂,与长夜齐鸣。

  其他各圣部骨干也只能纷纷跪下,放眼望去,此刻教堂内仅有许深一人站立。

  许深环顾四周,收服了几位主教后,紧接着镇压黑光教果然一切顺利,几乎没耗费他什么力气。

  这简直就像是柳积川精心赠送的一份大礼。

  “教皇继任的大事,是不是该等圣音传播部到来再说?”忽然,人群中一个苍老声音传来。

  许深看去,说话的是一个老者,他所属神职部。

  此刻从跪伏的人群中站起,抬头直视着许深,说话的同时,也看向自己神职部的主教杜明。

  许深的目光越过老者,看到从墟界中返回的梦主教。

  “他们圣音传播部的副部长不愿过来……”梦主教现身,看到现场的情景,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,他低头对许深说道。

  说的委婉隐晦,但已经有不少人嗅出话里的意思。

  “那咱们就过去吧。”许深平静地道。

  梦主教脸色微变,退到一旁,没有多说。

  石雷起身,低声道:“教皇,圣音传播部先前归黎芬掌管,她已经出事了,教众难免会有些怨言……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许深看出他想要求情的意思,微微摆手,走下台阶,顺着教堂中的祷告长椅中央的过道走去。

  等走到那先前站起提问的老者面前时,偏头看了对方一眼,老者脸色微变,连忙露出笑容恭敬低头。

  许深收回了目光,径直向前走去。

  扑通。

  老者的身影却摇晃着,从他背后倒下。

  眉心出现了一点红晕,有鲜血极缓慢渗透出来,如被针扎。

  但实则,其颅内结构已经被搅碎。

  “管好你们各部的人,这样的情况,别再让我看到。”许深的声音留在教堂内。

  杜明等人脸色微变,噤若寒蝉,他们见识过许深的力量,知道没法反抗,如今许深的杀伐之心,远比柳积川更强。

  几人眼底都露出忧虑,为将来的处境感到担忧。

  不过忧虑归忧虑,眼前几人还是急忙应诺,随后跟上了许深的脚步。

  其余的帮众骨干,也都连忙跟上自己的主教。

  至于那倒下的老头,偶尔有投去的目光,也是带着怜悯和遗憾。

  很快,众人来到了圣音传播部。

  这里离大教堂不远,当众人浩浩荡荡到来时,看到圣音传播部的人全都缩在了建筑里,赫然都是全副武装的模样。

  显然,他们似乎收到路上的眼线通报,知晓了情况。

  逃已经来不及,他们打算反抗。

  “别破坏了这么好看的房子。”许深轻声说道,随即遁入到墟界中。

  杜老头等人也挥了挥手,隐没到墟界内。

  人群里的骨干立刻有人取出破墟装置,将此处的墟界打开,让其他初态能够通过墟界进入。

  而在墟界内,此处的墙壁内也有不少墟石构造的铁柱,阻挡着众人。

  “你们这些叛徒,居然背叛教皇,勾结外人陷害教皇!”

  看到墟界内的许深等人,里面蜷缩的上百人都有些紧张,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愤怒地说道。

  “这是前任教皇的传承,你私自集结教众想要谋反,其罪该死!”

  许深站在建筑内屹立的墟石铁柱外,没有强行破坏,只是平静地说道:“你们不要受他蛊惑,放下兵器者,跪下虔诚祈祷,请求黑夜女神饶恕汝等的罪孽,本座可放其一命,其余持械反叛者,皆斩!”

  听到许深的话,里面的上百人都是面面相觑。

  看到许深和他背后的5位主教,以及其他各圣部浩荡的骨干,他们都有些缩头了。

  “放下兵器,虔诚祈祷,洗清罪孽!”杜明站出来怒喝道:“否则杀无赦!”

  “不想死就赶紧跪下!”石雷的话更加直白。

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