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御兽:开局契约堕落天使

第二百四十八章 安星晚母女的来历

  “要不我们联手上去试试?”一名女性高级御兽师犹豫道。

  李安咬了咬牙,看到又有一名女子的宠兽被那猩红的液体给浸染,随后竟直接扑向自己的主人。

  “上吧!”

  他一声大喝后,直接御使着自己的镰月黑鸟往下方冲去。

  其他同事也一一赶上。

  “呼?”

  那只身高足有十米的巨大瓷壶宠兽睁大了所有的眼睛,盯着迅速划落的不速之客们,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。

  它抬起了两侧的瓷器手臂,如跳舞般原地摇晃了几下。

  一道道沸腾的猩红液体勐地喷向上方,直冲百米高空。

  下一刻,宛如一阵大暴雨般狠狠坠落。

  【猩红垂雨】!

  恐怖的威压一下子让场上的所有人都头皮发麻,不约而同地让自己的宠兽联手抵抗。

  “轰轰轰!”

  一只又一只的宠兽被这重若千斤的红色液体给砸进了地里,对方展现出了天照境那碾压级的强大实力。

  凑巧的是,所有的攻击只针对宠兽,避开了各位御兽师们,似乎是有意而为之。

  众人绝望地看着前方眯起了眼睛的“怪物”,深刻认识到了境界的鸿沟有多么离谱。

  “该死的,这些异次元的宠兽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  李安打着哆嗦怒骂道:“我们这普通的天照境宠兽怕是远没它们这么强......”

  他丝毫不怀疑,如果人类的大师级御兽师派出宠兽与异次元宠兽一对一,绝对不是对手。

  起码要三只以上的同阶围攻对方一只才行......

  瓷壶宠兽继续戏谑地摇晃着身子,跳动着,宛如在奏响特殊的节拍一般。

  可怕的“咕噜”声中,如同噩梦一般的魔音从壶口传了出来,在球场上回荡着。

  仿佛是某种大招的前奏。

  其他异次元宠兽都已经停下了动作,李安等人的脸色却变得更难看了,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恐怖无比的压力。

  “完了,我们全都要殉职了......”

  李安看向自己的同时,苦笑了一声。

  他到没有后悔下来救人,在加入御兽师协会专门负责异次元的部门后,他心中就早已有了决断。

  这一刻,李安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李庸。

  他的大学成绩才刚出来,连会被哪所大学录取都还不知道,怕是再也看不到了......

  想到这,他内心剧烈地挣扎了一下,但旋即又放弃了。

  就算他朝瓷壶宠兽发起突袭,也必定如蜉蝣撼树一般。

  反倒是会惹恼对方,加快身边的人的死亡。

  “哎......”一股无力感包围了他的全身。

  就在这时,有三道流光勐地从天空中划过,转眼便途径了他们的上方。

  呼啸声中,似乎连大气都要被撕裂。

  这一动静瞬间引起了现场已经放弃求生的所有人的注意。

  抬起头,他们的童孔骤然收缩。

  “竟然是一名人类和两只人形宠兽?”

  那名人类低头看了一眼下方,口中似乎念叨了什么。

  他身边那只粉色的人形宠兽顿时停下,双手如蝶舞般交错着,一根根丝线在疾影中如闪电般地涌出。

  密密麻麻地集结后,笼罩了整片天空。

  随后,这万千丝线如千丈瀑布般勐然垂落。

  “轰!”

  难以想象的震动中,所有人只来得及闭眼,耳朵当场失聪。

  大地剧烈地摇晃着,球场瞬间崩塌。

 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众人,在烟雾散去后才挣扎着起身。

  只见方才那恐怖得宛如灾厄般的天照境瓷壶宠兽,竟然已经被轰成了一块块碎片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  不仅如此,其他的异次元宠兽也已经全部毙命了。

  “这这......好强!”李安张大嘴巴,童孔再次收缩。

  竟然只用了一击就造成了这般惊天动地的毁灭?

  “天照,绝对是天照境宠兽!”他瞬间涨红了脸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能一击就将异次元的同阶宠兽给击杀......这是哪位大师级极限的强者?

  众人回忆了一下方才看到的那名少年的面容,对方简直年轻得不像话。

  所有人都陷入了懵圈之中。

  唯有李安,揉了揉眼睛,喃喃道:“怎么感觉刚刚那个年轻人这么眼熟啊......”

 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儿子曾经和一群同学去参加“试胆大会”,当时遇到了危机,后面自己也赶了过去。

  回忆的画面渐渐清晰。

  “是他!林羽?!”

  ......

  林羽回到小区时,这里安静得有点不像话。

  一切都和他出门那会一样,仿佛丝毫没有受到这回异次元入侵的影响。

  他松了一口气,刚刚马不停蹄地赶路,就是怕出去一趟回来发现自己家没了。

  “是安阿姨她们出手了吗......”

  还是说那些异次元宠兽压根就没有盯上这一块?

  林羽放平了心态后,选择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前方的楼房。

  微风习习,吹动着两侧的大树,落叶纷飞,夹杂着一股植物特有的芬芳。

  “这里的风里也没有血腥味。”林羽喃喃了一句。

  整个小区就好像世外桃源一样,与外界毫无瓜葛。

  有那么一刹那,他怀疑自己方才在外面的所见所谓是不是一场梦。

  林羽摇了摇头。

  自从知道安星晚的身份不一般后,这一切似乎也都能解释的通了。

  “小紫你看那边的那棵树,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爬上去摘树果吃,有次还被一只虫系宠兽给咬了一口。”

  林羽指向右方的一棵大树,一些记忆突然涌了上来。

  “那边原本有个滑滑梯的,但有天突然不见了。”

  “听邻居小孩说,它长了腿自己跑了......我们当时都一口认定是他偷走了。”

  讲到这,林羽不禁哑然一笑。

  现在他当然已经明白了过来,那滑滑梯分明是诞生灵智后成为宠兽了。

  也不知道它现在还在不在安城......

  想到了这一场波及全城的灾难,林羽心中多了一丝惆怅。

  “走,我们上楼吧。”他带头朝电梯里走去。

  小紫和嫣丝蜜女都没有说话,一路上就这么静静地听着他唠嗑往事。

  这一刻,林羽仿佛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天骄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安城少年。

  “叮”,电梯门打开了。

  看着侧方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安媛家的房门,林羽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她们家此刻静悄悄的,他听不到任何动静。

  突然间,一阵阵记忆翻滚了上来。

  林羽想起了第一次去安媛家吃饭的场景。

  当时他们谈笑风生,其间安星晚大方地要赠送自己宠兽,最后离别之际还塞了一件道具给自己。

  后面安媛又陪自己去逛商场,带自己去泡热水澡......

  还去了黑市,一起剿灭了那个神秘组织的一个据点......

  “安媛......”

  少女俏皮的面孔浮现在了林羽面前,似乎在冲着他笑。

  林羽一把抓破了自己的幻觉。

  “还有安阿姨,也多次照顾我,上次更是当着我的面揭开了她神秘的一角......”

  莫非她早就知道了小紫大有来头?

  林羽心中有好多疑问想问她,但又有一些惧怕,他怕万一双方站的立场不同,那自己该如何抉择。

  他就这么站在她们家门前,静静地沉默着。

  小紫安静地站在他的一侧,也不催促。

  林羽终于鼓起了勇气,上前敲了敲门。

  然而没有回音。

  “嗯?”

  他又敲了敲,等待了一会儿,依旧没有动静。

  “看来是真的不在家?”

  想到这,他再也沉不住气,精神力直接扫了过去。

  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吓一跳。

  安媛家周围仿佛有一圈肉眼看不见的雾气,将其团团笼罩,凭他现在的精神力,竟然也只能看清屋子的大致轮廓,而没办法详细内视。

  不过他能察觉到里面没有生命气息。

  “出门了啊......”林羽有些遗憾,但同时也有些放松了下来。

  也是,都这种时候了,她们怎么可能还安之若泰地待在家里呢。

  “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他的心脏突然砰砰砰地跳动了起来,有一种想要破门而入的冲动。

  就在这时,林羽感觉背后的电梯打开了。

  “林羽......”一个健硕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“翁爷爷。”林羽应道。

  对方是住在楼下的邻居,小时候林羽还经常去他们家串门。

  “那个,你对面那户人家出门的时候给了我一串钥匙,让我交给你。”

  说着,他递过来一串相当古朴的钥匙。

  “嗯?谢谢。”林羽接过后,皱了皱眉。

  “我还有事,先回去了。”

  直到老头离去,林羽依旧沉浸在思考之中。

  “为什么给我钥匙?看样子好像是她们家里的。”

  这个意思是让我进屋......他突然明白了过来。

  自己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破门呢,结果对方早有预料。

  将钥匙插进去后,轻轻转动了一下,黑色的奇异波纹荡漾间,门开了。

  深吸了一口气后,林羽大步迈入。

  里面还是老样子,和自己先前去的时候看到的一样。

  他注意到桌上还有两杯没有喝完的饮品。

  “她们人去哪了?好像走得还挺匆忙。”

  转了一圈,他的目光快速扫过货架,发现先前待在上面的奇特宠兽全都不见了踪迹。

  “这客厅貌似也没啥奇怪的地方啊......”

  林羽来到了安星晚的房间门口,掏出钥匙翻找着,果然有匹配的一只。

  又一圈黑色波纹荡漾间,他推开了门。

  里面装修得十分华贵大气,墙上的货架上是各种珠宝首饰。

  床上的被褥叠放得整整齐齐。

  打开了衣柜,林羽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裙子,还有丝袜。

  他连忙将柜门重新拉上。

  “这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啊......”

  他感觉看着就和普通的女人的房间没什么两样。

  无奈间,他又换了个房间查探。

  这次去了安媛的房间,里面同样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。

  “她们到底要我进来干嘛呀?”

  林羽感觉十分尴尬,虽然自己有她们托付的钥匙,但此刻依然觉得自己像个偷窥的一样。

  最后,他来到了一间疑似仓库的房间的门前。

  嗯?

  他精神一振,看着这黑色大门,上方凋刻着无数星纹,仿佛夜空般璀璨夺目。

  秘密应该就在里面!

  他感觉内心强烈地躁动了起来。

  打开门,入眼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邃黑暗,里面仿佛没有安装灯光。

  即便是他的精神力,在这里也受到了阻碍。

  小紫和嫣丝蜜女怕他遇到危险,连忙跟了进来。

  “好纯净的黑暗能量啊!”一进屋,小紫就喃喃了一声。

  作为暗属性的宠兽,她的感觉尤为明显。

  林羽却一动不动,怔怔地望着眼前那一片虚无的黑暗,他的耳边响起了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。

  “林羽?你来了吗?我和妈妈有要事要办,只能临时动身了。”

  是安媛的声音。

  成熟中带着一丝俏皮,还有一丝无奈。

  林羽如凋塑般矗立,静静地听着。

  “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,可能回不来安城了......”

  “啊啊啊,你会不会忘了我啊......”

  “不行,这我可不答应,等你忙完手头的事就来找我吧,带上这个铃铛来我们这,你就能找到我......”

  银铃般的笑声传来,其中透露着浓浓的不舍。

  林羽似乎看到了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在自己面前皱起黛眉,一下子难过,一下子惊喜,一下子惆怅。

  黑暗中浮出了一个透明的铃铛,林羽抓住它的一瞬间,一股空灵感直袭大脑,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仿佛超脱了一般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回过神后,他惊讶道。

  这么看来安媛的身份也不简单啊......也是,她是安星晚的女儿,怎么可能是个普通人?

  “对了,你们那是哪啊,你还没说完啊?!”

  林羽对着黑暗中大声喊道,然而安媛的声音已经渐渐沉寂,消隐无踪。

  “林羽。”他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了安星晚的声音。

  他连忙侧耳倾听。

  “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,但来不及解释了,我只能告诉你,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

  就这一句话,让林羽突然间颤动了一下。

  他本以为安星晚顶多只是异次元的爪牙,和它们处于合作关系,他还一直想着能不能找机会拉拢对方。

  可她竟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?

  那还说个屁啊......

  听不到这声音的嫣丝蜜女,已经无聊地蹲了下来,在用丝线探索着黑暗的边际。

  而小紫则安静地来到了林羽的身旁,抓起了他的手。

  “这一次的异次元入侵,不是普通的入侵,和以往都不太一样。”安星晚的声音突然严肃了起来。

  “其中牵扯的东西太多,但很有可能是其背后的【伟大存在】发动总攻的前兆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